武旭峰:打开旅游文学的另一扇窗
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今日天气 | 快乐游中国 | 您好欢迎访问中国旅行网! [登录]   [注册]
网站首页 > 旅游动态 > 详细内容

武旭峰:打开旅游文学的另一扇窗

发布时间:2011年12月23日 访问: 选择视力保护色:

 □ 郭灼烁

  武旭峰,一位小著名气的旅游文学作家,因性情随和,身边的人都密切地叫他“老武”。

  老武与共和国同龄,本年恰好62岁,身已发福,挺着个不小的肚子,但是精神抖擞,毫无倦态;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,格子衬衣,弥漫着生机;语言声洪如罄,语速挺快,口若悬河,起承转合间连套话也不觉多余;讲起妙闻与笑话,更是风生水起,稠浊古今中外。

  老武的人生离不开旅游,既有长达38年的黄山缘,也有18年的广东情,是《峰话连篇》、《找寻徽州》、《西递宏村》、《发明婺源》、《吞吐黄山》、《走读梅县》等55部旅游文学专著的作者,也曾担当《黄山旅游》杂志主编、旅店副总、广东旅游出书社编纂、旅游筹划总监等职务。

  往常,失业在家的老武,仍然热衷于深居简出,泼墨山川。

  结缘旅游 誊写黄山

  1982年,安徽省当局决议开辟黄山旅游,要办一本《黄山旅游》杂志,老武被布置当编纂。此前,老武不断发展在黄山脚下,在这里念书、事情,直到这时,他才真正进入“旅游脚色”,成为最早掌管和到场黄山旅游项目开辟的筹划人之一。

  在《黄山旅游》杂志,老武一待便是10年,他冷静耕作,从编纂到编审,从青年编纂做到总编纂,在他的筹划下才有了厥后让黄山名声大噪的徐霞客旅游金像奖、黄山国际旅游节、黄山连心锁等——黄山旅游有老武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  也就在这时,老武开端涉足旅游文学。1989年,他创作的陈诉文学《假设黄山得到国宝》,在天下旅游期刊结合征文中取得一等奖,他的消息特写《邓小平健步登黄山》被天下多家报刊转载。尔后,老武还创作了《吞吐黄山》一书。在誊写黄山的同时,老武也跟着黄山旅游的隽誉申明远播。

  十几年前,老武一次去江西婺源采访,觉察婺源是个墟落旅游新天下,但是其时婺源游人屈指可数。凭着一本《找寻徽州》,婺源人对老武有了开端了解,并约请他为婺源写书。之后,老武的《发明婺源》出书,并一版重版,深受旅客喜欢。《发明婺源》是一本故乡农歌式的旅游类图书,又是婺源的人文读本。时任婺源旅游团体总司理的葛键也总说:“老武给我们写了一本《发明婺源》,对我们旅游的晚期开辟起了很大的感化。”

  在黄山脚下,老武生存了38年。《峰话连篇》、《找寻徽州》、《西递宏村》、《吞吐黄山》等徽系文明旅游作品的出书,也一举奠基了老武在旅游文学界的“江湖位置”。在黄山、婺源的旅游景点,无论是报摊照旧特产店,都市在贵显的地位摆卖老武的旅游册本。

  扎根广东 融入岭南

  1992年,44岁的老武在《黄山旅游》上留下末了一篇手迹“看来字字都是血,十年辛劳不平凡”,然后保持总编的职位,单身南下。颠末几年艰辛的打拼,老武终极在广东扎下根来,当上了广东旅游出书社的编纂,再次拿起笔开端“纸上的游览”。

  做编纂十多年间,老武写了十几本、编了100多本书,被《中华念书报》列为“名编”。此中,最负盛名的是他作为筹划者之一和重要编纂的《中国之旅》热线丛书。这套书被中国的香港、澳门、台湾以及韩国、新加坡、日本等国度和地域出书,重版了数十次,成为旅游市场上最热销的商品之一。

  2006年至今,老武先后写了《开平碉楼与乡村》、《韶关之旅》、《发明乳源》、《走读梅县》、《醉美连南》、《山海惠东》等7本广东的旅游图书,从徽州文明中胜利转型,融入岭南文明之中。

  豪情为笔 头脑为墨

  老武写书,分外埋头、用情。

  写书之前,他必先辈行恒久的实地调查,不是蜻蜓点水,而是一起走一起考虑,以一个资深旅游文明人的眼界和胸襟,以一个深度旅客的心态,探寻旅游与文明间的符合点。
  
        在写《山海惠东》时,他每碰到一块墓碑都要仔细研读。在写《走读梅县》时,老武白昼调查,夜读古书,无穷次查阅研读《嘉应州志》、《广东通志》、《梅县志》以及种种家谱宗谱,从汗青的字里行间找来由,找灵感,以治学的立场写书。

  调查中,每每碰到一些惊险的事变。在五指山做“野人”时,十几只筷子般长的蚂蟥钻进了裤筒里;在张家界一处通途般的沟谷底,像田鸡似的在深潭和巨石间跳了一天;在江西白鹭湖的女儿河上,风帆落水,“裸漂而下”;在花都王子山下,老武的头失慎卡在山涧石缝间,几乎丧命。

  在写作历程中,每当碰到一些含糊不清的题目,老武会顿时背起行囊,奔赴目标地再次调查,而如许一跑常常便是六七趟,以至上十次。而作为一个旅游文明名流,老武的事件也不少,为了防止被外界滋扰,他每每在写作历程中封闭手机,并且一关便是一个月之久。
  
        老武写的书有另一个明显的特性——真实。老武说:“我的书之以是可读性强,是由于‘有我’。”《人文惠州》、《发明乳源》、《醉美连南》等册本,多报告老武亲历的故事,感人心弦。在老武的作品中,不乏幽默的描绘。他把本人摔断腿的阅历讥讽为“老残纪行”,对古寺表彰“庙不行言”……

  这些书,从汗青、文明、美学的角度发掘闪光点,读者看了孕育发生共识,旅客真正领会本地文明的魂魄与精华,拉近旅客与旅游文学作品的间隔,构成了“武氏作风”。

  在表彰声中,老武也每每深思,作品数目虽不时增长,但文明高度提拔不敷,反复撰写这类旅游图书彷佛是在“立体推移”,需在深度上狠下时间。因而,在撰写《山海惠东》之前,老武做了比拟大的实验和改动,他认真阅读了朱光潜的《谈美》、陈从周的《中国园林》、普颖华的《国粹寻美》,觉察美学道理对旅游分外实用。老武说:“已往我们在旅途上之以是不可以发明美,就在于我们短少一双审美的眼睛,我们之以是情感粗拙,就在于我们丧失了‘古仁人’之心,何倒霉用旅游美学这把利器翻开旅游文学作品的另一扇窗户?”

  老武深信,没有欧阳修的《酒徒亭记》,就没有本日安徽琅琊山的游人如鲫。老武说,写这些书的初志,都是盼望能为本地带来更多的旅客。而他最大的愿望,也便是可以用笔来完成“旅游扶贫”。

  深居简出 泼墨山川

  写书之余,老武半路落发做起旅游筹划,从旅游的幕后逐步走向前台,不只仅做景色区的“导游”,还要做“导演”。他提出安庆要与黄山“划清界线”,主张广东云浮打造“中国美石文明城”,他最早提出“广东旅游大门向北开”……比年来,老武受聘为广东旅游开展研讨中间、广州山晟旅游开展公司等多家旅游计划单元的研讨员,到场编写和评审各地旅游项目。老武照旧开平、江门、梅县等十个县市当局的旅游开展参谋。

  往常,把家何在广州的老武,过上了稳固而幸福的生存,有更多的工夫做喜好的事。大志犹在的他,彷佛完整没有把年事放在心上,仍然行走在故国的大江南北。

已有-1条评论(查看所有评论)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内容需要管理员审核通后才能在网站上显示。

验证码: *
验证码

请自觉遵守服务条款和隐私权政策,为我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。

请先 [登录]   [注册]